大三坐校车一位母亲带着幼儿园刚放学的儿子上了车,我坐在门边给母子让了,妈妈和小朋友一起道谢。后来小朋友问妈妈:“为什么哥哥要给我们让座呀”,妈妈看着他指了指座位说“这是老弱病残专座,看看你属于里面哪一类”,小朋友想了想认真地说“妈妈我属于你”。
高一的一个下午,我面对一道题都不会的物理题发呆,他忽然凑过来把我的草稿纸拉到他那边跟我说,你好好听。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的到他的呼吸,那是我记忆里青春最好的样子了。
我爸是普通家庭,我妈家庭比较富裕。我爸每天都去接我妈下班 ,但是我姥爷不舍得把我妈嫁给我爸。我妈很委婉的对我爸说:明天下班不用来接我了。结果我爸第二天真的没来,但是第三天还是准时接我妈下班了。我妈说:不是说不让你来了么。我爸回:你不是说昨天不让我来,又没说以后都不让我来了
大学颁奖晚会,有老师,有领导,她是唯一一个学生,那天我摄像保障,她领奖的那一刻我拍了很久,舞台灯光很亮,按说在台上的她应该看不清我,可照片里的她就是在直直地看我,后来领过奖她站在我旁边,我俩一起看着舞台,台上的人一茬一茬地上台下台,我俩就一直站在一起,那天她画了妆…好美…
和他在学校的花季穿上了校服拍照,后来还被别人拍下来投稿发到了学校的表白墙!
我记得当年的夏天,他细心的帮我用手按住被风扇吹起的书页;我记得当时的冬天,我们在玻璃窗的反光中四目相对。。。我记得好多好多,因为他是最想留住的幸运,也是我至今经久不息的遗憾。
小张,我是二十三岁的你,你读书不好,我一清二楚,你不是班里倒数第一就是第二,我也知道你不在乎这事,你喜欢玩,从小学就一直玩到中专,从中专又玩到了大专,人们都爱否定你,甚至还有的都瞧不起你,可那又如何,你很坚强,现在的我呀正为你当初的玩付出代价,我在考研,考你当初想都不敢想的学校。
小时候被爸爸打了,然后就边哭边吃饭,硬是一碗白米饭和着眼泪吃完了,为了显示我的骨气,桌上的菜一筷子都没碰。吃完躲房间委屈, 突然爸妈吵架了,悄悄趴门口听,就听见爸爸说,你为什么不给她夹肉?为什么不给她夹肉?
初中的时候喜欢一个男生,下去做操的时候特意站在他旁边,太阳太大了,我就和我前面的女孩子说,你高些帮我挡一下太阳,然后他说,来我这,我更高。
当时在军训,班里人还都不认识呢。他站在我前排,突然教官喊了一声向后转,他转身直接面对我,比我高出一头,阳光在他身后。
我去敲她班级的门,她开的门。光透过窗帘映在她的脸上,那一瞬间,我能感觉到我的心“砰砰”地快跳出来了,那一刻我知道,我见色起意了。
中考的时候突然进来一个帅气的男孩,因为帅气所以印象深刻,但他走错考场了,高中体检突然看到这个眼熟的面庞,突然想起来,高中开学开启了猛烈追击,两个星期就追到了,我说他好好追,他和我说,你长得特别像我喜欢了十几年的女孩子,幼儿园开始的,经过核实真的是幼儿园同学还是同桌!现在高三啦三年啦!
我好朋友,第一次恋爱,高中,她男朋友送了她一袋面包和一瓶水,当时我和她住宿,她半夜偷偷抱着面包傻笑, 问我要不要吃, 那瓶水也被放在抽屉珍藏了起来。
初恋是同桌,周末在手机上在一起以后,周一早上都不敢进教室,好不容易我进教室了他看见我了他跑离座位了,牵手都不敢更别说其他的了,看见他的脸就会面红耳赤,但是却有和他一生的想法,我的妈太幼稚了哈哈哈哈哈哈
高中的时候追过一个男生,这个男生从内到外都是我喜欢的类型,,我第一次体会到一见钟情,圣诞节的时候我准备了礼物给他,叫同学把他喊了出来,当时我的脸红的和猴屁股一样,超级害羞的把准备好的礼物和写的信给了他,他之后在手机回复我,你脸红真的好可爱~
第一次遇见是在老师办公室,我是课代表在整理考卷,他和几个男生站在一起被老师指责,抬眼看到他微驼的后背,侧分的刘海遮住半张脸露出的下颌线,突然内心的弦被触动,他们对于我来说是另一个世界,不屑为伍,甚至看到他们会远远避开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开始留意他,时不时往窗外看。
高中时候,他在我隔壁班,第一次见到他,毫不夸张,那是我唯一一次一见钟情,和别的crush都不一样。后来越接触越喜欢,可以接受他所以不好的点。有一次他和我朋友在走廊里聊天,我在旁边听,看着走廊的尽头,突然我转过头的时候,他用手指擦过了我的鼻尖,我当时好心动。
考研最后一科考试结束时,监考老师突然很有感触的说,你们停笔的这一刻起,你们中有些人的人生枷锁已经开始松动,我祝福大家最终能打碎枷锁。当时真是内心一暖,眼泪夺眶而出,我赶紧用手捂住眼睛,让所有辛苦流回心里。
那一年,他喜欢的那个人在台上弹完一首歌,转身下台的时候,背上印着他的名字。 台下的掌声热烈而经久,就像一场盛大的祝福。无人知晓他们在一起,但人人都曾见过他们在一起的样子。
高中有一次跑操的时候肚子好痛,半天站不起来。最后班长过来把我背起来一路从操场冲到教学楼去办公室给我请假,中途上了三层楼跑过一整条走廊,正好是大课间,周围好多人在惊呼,我闭着眼睛埋在他颈间,真的时间都静止了,我脸直接红透,因为当时有点喜欢他。